那不是我 專輯歌曲 謝天笑( Xie Tianxiao ) ※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 > 男生歌手 > 謝天笑( Xie Tianxiao ) > 那不是我

謝天笑( Xie Tianxiao )


專輯歌曲
專輯介紹
專輯列表
歌手介紹

 
 
 
 

【 那不是我 】【 國語 】【 2017-07 】

專輯歌曲:
1.人無姓名 (提供)

2.烏雲的心意

3.那不是我

4.螞蟻

5. (提供)

6.最古老的舞蹈

7.七彩的皮膚 (提供)

8.女王谷 (提供)

9.藏在樹下的匕首 (提供)

10.岸上有人 (提供)



專輯介紹:

上月底,謝天笑發佈了單曲《最古老的舞蹈》,儘管與上張專輯《幻覺》已時隔四年之久,但新老歌迷依然能從這一作品中,找到熟悉的感覺——那股在精緻的旋律與狂暴能量之間快意遊走音樂本色,人生裡的那些似真非真的幻境在這一本色裡逼真地展現。在《最古老的舞蹈》預熱之後,如今,收錄了十首新作的謝天笑專輯《那不是我》正式上線發行,精湛的製作與宏大的主題,讓這一專輯成為作為中國搖滾樂壇今年下半年的開篇巨制。

從風格上來說,《那不是我》仍然是一張搖滾樂唱片它不僅延用了謝天笑標誌性的民族樂器——古箏,保留著他全新而又獨特的“中式搖滾“的本色。但最具有開拓性的是,在專輯錄製中,謝天笑首次攜手歐洲的交響樂團合作。當然,這一名為EDODEA的交響樂團也非泛泛之輩,它是英國著名搖滾樂隊Muse的御用交響樂團,在世界上有著極高的聲譽,並且擅長在傳統的交響樂領域之外,開拓新的領域,這一次,EDODEA樂團與謝天笑及樂隊的合作,也成為他們與中國音樂家的首次合作。英雄見英雄,惺惺相惜,音樂品質自然不在話下。而這張唱片的製作人是國際金牌製作人Marco Trentacoste,這位曾為著名樂隊“時空飛鷹”製作音樂電影的英國大咖,剛一接觸謝天笑後就驚歎於中國搖滾的魅力。作為謝天笑首次邀請海外的製作人參與制作的專輯,Marco在《那不是我》的細節上反復雕琢,憑著對中國搖滾樂的癡迷與一直以來心中保有的那份神秘感,Marco將手上的功夫發揮到了極致。而值得一提的還有老搭檔鍵盤手張彧,它包攬了所有弦樂的總譜,並在歌曲取捨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經張彧的妙手,搖滾樂與交響樂在專輯中成功地無縫銜接。除了龐大的製作團隊,專輯《那不是我》也在製作硬體上精益求精,為了滿足謝天笑在專輯製作層面上的嚴苛要求,《那不是我》的製作團隊,幾乎走遍了歐美所有頂級的音樂工作室。從米蘭、佛羅倫斯到都林、威尼斯和洛杉磯,一路上的精雕細琢,讓這專輯在製作層面,呈現出無與倫比的匠心。

與先前發佈的單曲《最古老的舞蹈》的整體色調相一致,《那不是我》依舊是屬於謝天笑身上那標誌性的黑色基調,但是這一黑色的深底,卻暗藏著內力,含蓄渾厚。在看似濃密有秩的黑色團塊下,潛藏著五顏六色的斑斕。

開篇的《七彩的皮膚》是專輯中的一首隨性之作。它最初是謝天笑在排練途中偶然寫就歌詞,在和OK King(謝天笑樂隊名稱)拿著樂器即興玩耍中產生歌曲雛形,並最終意外地一氣呵成。在這首製作過程中,首次演繹時的錯誤拍子和位置,被一併保留了下來,還原了真實的狀態,這一“不完美”並非缺憾,它反而以真實的狀態呈現出了另一種“完美”。

《螞蟻》是一首以小見大的的作品,謝天笑看到一隻螞蟻伏在糖果上慢慢死去,從這一渺小生命的身上,他便聯想起怎樣的誘惑可以讓人一往無前地奔赴死亡。“在甜蜜的陷阱中奄奄一息”這樣的沉重赤裸的主題,反而通過了一種全新的個缺編配方式來呈現,抒情味道的掃弦之後,大段的吉他solo和絃樂緊湊激昂碰撞,弦樂的戲劇化演繹與吉他行雲流水的演奏交織在一起,頗有一種進行曲的感覺,把主題的沉重,用反差式敘事手段來展現,不落俗套,卻值得反復咀嚼個中味道。

說到作品中的實驗性與大膽的挑戰性,那麼《岸上有人》這首新鮮的作品,從歌詞到音樂,都帶著全新的實驗性,它源于謝天笑之前聽過的一個故事,是他為數不多的直接從現實取材的作品,字字珠璣,而全歌中的古箏,引領著多變的曲式,一揚一抑之間,散發著一種詭異地味道。而《肉》則在音域上帶著極強的挑戰性,它是謝天笑初嘗目前低音極限的作品,全曲只有高潮卻沒有謝天笑慣用的高音,巧妙的編配下,讓這首作品極盡情感氛圍渲染之能事。

專輯的同名曲《那不是我》則是一首點題之作,全歌由弦樂開啟,高亢的歌唱中,訴說著一個迷失的故事“我在盜取靈魂之歌的路上出賣了自己”,然而,在這一迷失的心路中,“我”心裡卻駐紮著另一個“我”,他在反復抗辯“那不是我!我從沒有丟失自我”“那不是我!我從沒有在水中生活”,這一雙聲部的敘事,構成了作為個體的“我”的真實的內心世界,一個被日常規則所控制的“我”,與那個不甘在現狀中沉淪、隨波逐流的我,兩個我的聲音在激烈爭論,而弦樂的鋪陳,則把這種激烈向前推進,呈現出了赤裸的真實,也許,這也成為理解專輯《那不是我》的一把重要鑰匙。

在《那不是我》整張唱片中,謝天笑投入精力最多的,是歌詞部分,他從未懷疑過自己和OK King的音樂能力,多年的默契也讓他與樂隊之間無需用更多的言語來溝通交流。與拿起琴就能玩得心應手的作曲相比較,歌詞部分確實讓謝天笑下了一番功夫。然而,正是在歌詞上雕琢與反復打磨,讓專輯《那不是我》在歌詞意向上完美呈現出整張專輯那黑色的基調,深沉而具有強大的思辨力。

作為蟄伏四年後的一張沉澱之作,《那不是我》展示出謝天笑在音樂上高超的修辭表達與基於對現實深刻洞察之上的主題書寫,一如專輯名所涵蓋的,整張專輯之中,通過對自我的拷問,來展示出一種否定性的力量,這種力量仿佛一支長矛般刺向我們身上的創口,然而,只有刺出創口的矛,才能將創口治癒,《那不是我》通過這一否定性的力量,治癒著我們身上的創口,同時也催生著在時代中成長的全新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