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峰和他的朋友們(Live) トラックス 顧峰( 阿古博達 ) ※ Mojim.com 歌詞
Mojim 歌詞


Mojim 歌詞 > アジアの男性歌手 > 顧峰( 阿古博達 ) > 顧峰和他的朋友們(Live)

顧峰( 阿古博達 )


トラックス
アルバムの紹介
アルバムリスト
歌手の紹介

 
 
 
 

【 顧峰和他的朋友們(Live) 】【 國語 】【 2019-10 】

トラックス:
1.帶我飛吧(Live)

2.脫離(Live)

3.在路上(Live)

4.青春之城(Live)

5.重來(Live)

6.再一次(Live)

7.荒(Live)

8.別再說(Live)

9.醒來吧(Live)

10.犯錯(Live)



アルバムの紹介:

《重生》是顧峰出道十年來的第7張個人大碟。2008年,出道十年的顧峰歷時近一年,回歸音樂本心,攜手英國製作團隊共同鍛造自己的音樂重生之路。2019年,顧峰攜樂隊踏上音樂《重生》之旅。
之于熟悉顧峰或是完全不認識他的聽眾而言,作為出道十年的第七張專輯——《重生》都足以令人感到新鮮,這更是顧峰在音樂上的一次“重聲”。

如果你從沒聽過顧峰,剛好用這一張《重生》當做“新生”來認識這位元出道了十年的音樂人,你也許會發現,出道十年,時光沒有給顧峰帶來油滑,從《重生》中能聽出顧峰在音樂上依然自我的錚錚硬骨,也聽得出他在創作及後制時所表達出與時俱進的音樂審美。

《重來》是顧峰《重生》中的主打單曲。在很重的英式搖滾節拍中,充滿了勇往直前的衝勁,歌詞“這條路走出去了之後就再也回不來”點題了這次顧峰在音樂上“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心,“沒有人敢說重來”的描述,恰是顧峰與過往告別,迎接音樂新生的對比口吻;歌曲中加入了電子合成器的節拍,令顧峰的音樂姿態比以往顯得年輕化了不少,更時髦也更輕盈。

《帶我飛吧》依然把電氣化的編曲貫穿其中,墊襯在清亮的吉他和Bass之中,飛翔的遼闊感顯得愈發顯著,如歌詞“你像一束陽光 / 將我重新啟動”一句,歌曲也帶著明快的音樂色彩,足以啟動新聽眾群體對顧峰音樂的清新認知。

《荒》則在呐喊中唱出了很多音樂人當下的困惑。


從流行轉型電子搖滾,對於顧峰而言,這是回歸。
顧峰表示:“ 出道10年,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來都是在走出去,而《重生》這張專輯則是走回來。 新的這張唱片有個關鍵的時間點。這個階段我失去了很多過去十幾年來努力累積的一些東西,但是這些失去並不令我惋惜。值得慶倖的是對我來說最看重、最有價值的意義是因為這個失去,我懂得怎麼去懂得解放,不再有那麼多的顧慮和束縛,可以很純粹的去做這件事。這個變故讓我失去了很多很可貴的東西,但是也讓把本來就應該拋棄掉的包袱和束縛都丟掉了。 這張專輯裡的創作與我出道之前做樂隊的時期有很多共通的地方。這也是我說的十年之前我在往外走。在經歷了人生變故後,才發現你還是需要走回內心,才會找到繼續下去的能量,才會繼續往下走。因為那是一種很純粹的像信仰一樣的熱情讓你去做這件事,而不是別人告訴你、灌輸你,為了什麼樣的利益要去做事。在這張專輯裡創作是真正的想去表達的東西。這張專輯寫的是“我”。以前的專輯主要是表達別人的情感、感受,這張專輯是純粹意義的顧峰。“

顧峰這一次巡演唱了什麼?
此次顧峰和他的朋友們巡演顧峰採用全新的音樂編排形式,演繹自己的音樂作品,這次也特意加入了顧峰的成名作品《犯錯》、《別再說》、《青春之城》等耳熟能詳的歌曲

如果你從沒聽過顧峰,那麼這次顧峰也許會打開你的耳朵,讓你感受不一樣的音樂故事。
顧峰自述:
做這次巡演是想把《重生》這張專輯,這一張回歸創作初心的作品讓更多的聽眾能夠聽到、去到現場,特別是一些原來對我沒有認識的一些聽眾,通過現場音樂去跟他們去建立連接。
其實在這十年來我之前也創作了很多的作品,但實際上,這這張專輯的創作是真正的回歸到我進入到這個行業之前那個階段的那種創作狀態的——就是很自由、自我吧。然後對一些表達的東西,用一種真誠的方式與大家溝通。這是跟原來的作品有很大的反差。我希望能夠通過巡演,這樣一種認為非常有誠意的一種形式去把自己的音樂重新展現出來,去跟聽眾去產生互動。

從票房角度來說,我其實非常擔心票房,也做好了可能要賠錢的準備。畢竟這麼多年以來,我過去所走的演出市場跟現在要走的市場來說是完全不一樣的。對於這個巡演的這個市場,我就是一張白紙、新人。我覺得誠意非常重要,就是不管我們後面是掙了還是賠了,我們依然要讓所有來到現場的人能夠感受得到我們音樂的誠意。

十年,我覺得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節點。我反思從入行開始,寫的作品因為跟當時所處的環境和工作團隊的有關求,很多時候要適應一些要求,更偏向於市場化,更偏向於怎麼能夠趕緊變成錢這件事。確實,當時的我是帶有一定的投機心理吧,去做的創作嚴格來說其實並不是很真誠,當然也嘗到一些甜頭。到了十年的這麼一個節點上的時候,我也在反思,我自己當初在沒有真正進入這個行業之前(我十五歲就開始寫歌),那時候我寫歌就是在記錄我真實的想法,就像寫日記,我想了什麼,我就去表述什麼。但在這十年當中,慢慢的,被磨去了這種感受了,更多是為了去迎合。現在,我希望自己能夠把自己找回來吧。就是已經走的夠遠了,我是不是還能再像當初那樣去寫歌?去記錄自己的生活?從專輯《重生》這張專輯的製作下來看的話,我覺得非常慶倖的一點,就是我依然還能找回自己這一點。我覺得對我個人來說,商業化是可貴的一件事情,但是我更希望能夠把這樣一份對自己的真誠能夠堅守下去。

這次巡演的樂隊裡的鼓手何岩是在圈內是挺有影響力的、非常優秀的鼓手。他有跟過很多大牌的演出經驗,舞臺張力是非常強。我們這一次的巡演其實也是何岩一直跟我做這樣的溝通和鼓勵。這次在何言的這個建議下,我們才決定了。決定去好好弄一下,準備去一場一場的做,去跟現場的聽眾交流。所以這次巡演的成型也得感謝何岩。貝斯手東波是一個年輕一點的貝斯手,我覺得他的展現還是非常值得信任的。吉他手肖朋則是跟隨了我多年的小兄弟,也是堅持了很多年的一個非常優秀的一個音樂人。肖朋也參與過我原來的很多的歌曲製作。我自己則擔任樂隊的鍵盤和節奏吉他。把一幫志同道合的人整合到一起來玩樂隊,我覺得首先這件事情就足以讓人很興奮。

這次的巡演曲目主要以專輯《重生》為主。同時我們也放進了《犯錯》這樣的作品。我們給它做了一個樂隊化的編排。這次巡演中的作品我覺得代表了我在幾個不同時期的創作狀態。我覺得心裡比較有底的一點的是,就是這些年沉澱了很多的作品,包括現在依然也在有新的作品,在創作製作當中,我也希望如果我們這個巡演能夠很良性的延續下去的話,能夠不斷的補充進這些新的內容,然後就回到了開始說的就是為什麼要走這個巡演。我希望我的新的這些創作能夠去培養一些新的這個聽眾,即便一場只有一個聽眾聽進了這個,知道說:“啊,原來顧峰他喜歡的是這樣的音樂,而且他們把這種音樂做的很好!”那我就非常滿足,這就是我們要去堅持做這件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