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英雄 专辑介绍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 > > >

灭火器



专辑介绍
专辑列表
歌手介绍
相关视频


专辑名称:无名英雄

‘向蔓延的漠然怒吼,让自由的灵魂遍地开花!’

成军迈向20年,灭火器在第五张专辑《无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里,撷取岛上民主历程中不同的时代片段,接起世代台湾人的故事,再将从逆境奋起的期盼,交给下一个年轻世代。

台湾岛上的人们,有着不断被置换的记忆,不断被强加的身份。外力摧毁共享的历史,更让说出自己名字,变成一件需要勇气的事。荒谬、苦闷与迷惘,或许让人耽溺在厌世感里,轻易地踏在许多前人用血泪争取来的自由上,却不再寄望能打造这块岛屿的未来。

灭火器用《无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向蔓延的漠然怒吼,延续一贯的热血,点燃对所有台湾人的呼唤-不要害怕说出自己的名字。昂首挺立,我们能担起这个名字,也能打造更好的国家。

【歌曲推荐】

1. 无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
用锣、钹与唢呐替《无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专辑开声,庙宇香火的氤氲下有阵阵反抗压迫的怒喊,厚重澎湃的〈无名英雄〉是专辑第一首曲目,也是专辑意念的浓缩——台湾人,不要被迷惘和失望压垮,每个人都是扛起家园的无名英雄,用自己的意志跨步前行,一定能走向更好的地方。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用自己的名字,掌握自己的命运,作一个有尊严的人。



2. 生活革命 Revolutionize the Disgusting Life
杨大正在〈生活革命〉中,把近年生活的无奈与愤怒写下,再挖出厌世感底下,正面拼搏的勇气。在潮流快速来去,虚华假仙的时代,坚持价值的人反而招来讪笑。但是这些不满,都能化成革命的动力,在鼓点与破音吉他催动下,齐声大喊“站起来!”要从自己开始,革出看得到希望的生活。



3. 双城记 City of Sadness
本曲创作时以台湾的白色恐怖为背景发想,除了藉英文曲名〈City of Sadness〉向侯孝贤电影《悲情城市》致敬外,在歌曲末尾,也安排了化用电影配乐的尾奏。然而,在见证过2019年香港人们奋斗的意志后,来自香港的词人林夕,重新以〈双城记〉命名——在不同时空、台港两地,威权国家在打击反抗的声音时,有着无比相似的丑态。

林夕的笔下,自由的追求,即使渺小也不会被轻易击垮,只会被打磨成更为大而无畏的灵魂,用如水的灵动,来和压迫者对抗。在台湾是,在香港也是;半个多世纪前如此,往后也会如此。



4. 一九四五 1945
〈一九四五〉是灭火器2018年时,替桌游《高雄大空袭》所作的主题曲,邀请到音乐人李欣芸参与管弦乐编曲,将视角投射为日治末期的音乐家,记叙高雄在美军空袭下的恋曲。

1945年,台湾卷入太平洋战争的战火中,不知往后命运还会有多少波折。彼时台湾岛屿,一如大乱世下的小人物,就算没能够扭转巨大的命运洪流,但仍用情歌寄望能与爱人盼到风起、海涌与和平一齐到来的时刻。



5. 百年追求 Cycle of Freedom Soul
时序进入现代,党外时代的民主前辈们在街头上,与独裁者的国家机器对抗,替下一代的台湾人,打开能够掌握自身命运的空间。即使要以青春时光,甚至鲜血与生命为代价,仍不改带头开拓的意志。

作为《无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专辑的中间点,〈百年追求〉除了向所有民主前辈们致敬,也承接了专辑后续曲目中,对下个世代传达的期盼。正因前有民主浪潮冲撞,解严后的世代得以释放过去被压抑的能量,向更宽广的世界发起挑战。



6. 少年家 Juvenile
成军迈向20年,灭火器团员们也从闯自高雄的少年,走往领域的中坚。承袭著前辈们开创的自由,灭火器也想帮更年轻的朋友们打气。当年轻人习惯被困顿、压抑的社会氛围剥削,常常被迫只敢想生存,不敢想像与生俱来的可能性。

灭火器要用〈少年家〉对年轻一代的台湾人说,“你并不像这社会告诉你的这么烂!”不要成为一个扁平的人,抛弃掉自己的特色。只要放胆去闯,慢慢靠近中年的这一世代,也会用全力去爱惜、珍惜下一代的台湾人所展现的创意与才华。

7. 海岛冒险王 K2, We Too
2018年,两名来自台湾的登山家张元植、吕忠翰,发起了“K2 Project 8000攀登计画”群众募资,邀请灭火器作出应援曲目。计画汇集超过两千人的支持,成为台湾史上第一队,用无氧攀登方式,向海拔8,611公尺的世界第二高峰——K2峰挑战的登山家。

台湾是海岛国家,又有连绵的山峰,岛民们本就该有破浪、登顶,向未知挑战的勇气。而不管在世界高点或海外何处,冒险时挂念的仍是这片土地,在冒险过后带回来的经验,也都会是让岛屿更美好茁壮的养分。



8. 新歌五号 California Dream
为了制作《无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灭火器首次到美国西岸洛杉矶录音,要看看从小听到大的摇滚乐与美国流行文化,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

灭火器邀请来自洛杉矶的朋友Andrew填词,从阳光的威尼斯海滩,跟着滑板少年,经过庞克表演和街头服饰店,来到夏夜的Arts District,记下奔放自在的加州梦。



9. 十二月的妳 A One and A Two
杨大正在创作《无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的歌曲时,除了有台湾争取自由的故事,也希望能和台湾电影有更多结合。〈双城记〉向《悲情城市》致敬,而〈十二月的妳〉则是取材自杨德昌电影《一一》。

在经过愤怒与拼搏之后,〈十二月的妳〉送上柔软的情歌,描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散去,在一、二十年后再重新相遇的惆怅。在台湾经济快速发展的年代,忙碌的生活或许能更光彩夺目,但仍会被往日恋人的回忆给拉入暗夜深渊,然后意识到没人能逃离日复一日重复的牢笼。



10. 航向远方的船 Liberal Sailboat
作为《无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的结尾,〈航向远方的船〉用干净的木吉他音色,质朴地与热血澎湃的〈无名英雄〉彼此呼应,说完灭火器最真切的期待。

历代以来,台湾岛上总有不顾生命、争取自由的人们,凝聚更多无名的英雄,不论孤独或苦难,在风浪里毅然决然向前航行。我们的名字是台湾,这艘船的终点是自由。


回上一页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