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水而出 專輯歌曲 乱彈阿翔( 陳泰翔 ) ※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男生歌手乱彈阿翔( 陳泰翔 )破水而出

乱彈阿翔( 陳泰翔 )


專輯歌曲
專輯介紹
專輯列表
新聞
歌手介紹

 
 
 
 

【 破水而出 】【 國語 】【 2013-12 】

專輯歌曲:
1.INTRO (提供)

2.電光水母

3.迴游

4.偽裝

5.交融

6.出水

7.承諾

8.王者

9.沙漠甘泉

10.冰山

11.潔白世界



專輯介紹:

華語樂壇悶絕九年最爽的一口勇氣,搖滾王者沉潛九年生命的雄性激素
九年太短,只夠鍛鍊一首47分07秒的男人史詩
乱彈阿翔Breakthrough
九年唯一承諾全創作專輯[破水而出]

完美落地之後,金曲歌王回歸純粹
沉潛九年屏氣凝神全意念之作

乱彈阿翔[破水而出]突破海天一線、
爆破肉體現象、打破靈魂象限!
從絢麗的湛藍 到血性的狂野 層層褪去 直至純淨的透明
在電氣搖滾 迷幻金屬的磅礡曲風
在蒼勁渾厚 滴水穿透的多變歌聲
帶你飛翔 海水相融 天地一線 靈動不息的生命史詩

這是一張以展現『海、天、地間的生存樣貌』為概念的音樂創作專輯,乱彈阿翔試圖以回歸到最直接自然的原始,沒有批判,沒有階級,以尊重的態度,看待所有生命的生存價值,來尋找反芻我們現今世代裡的生命意義。

整張專輯以天為界,分為,首部曲--海水相連,二部曲--天地一線,從深海到大地,從沙漠到冰山,從天地萬物到人類,無論偽裝共生,或弱肉強食,或殘酷獵殺,他們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以本能的力量,在逆境搏鬥,各儘本份,捍衛著自己的生存價值,也盡情的享受生命的歷程,而地球,只管生生不息。生存本身就充滿著荊棘,而勇於面對的態度,才是生命價值的所在。

創作的概念,是以海洋、陸地與生存其間的動物或自然現象,作為創作的主題。阿翔創作過程是以畫面決定一切,他以融合了電氣、迷幻、hardcore、復古民謠、後搖滾等音樂元素,到非洲、吉普賽的豐富曲風,並展現多變的唱腔功力,來呈現從深海到沙漠、曠野到冰山的自然情境與生物樣貌。獨特的主題概念創作,一氣呵成的47分07秒為華語樂壇寫下這一闕後座力最強的搖滾史詩!

「搖滾是什麼?就是好好活著。搖滾其實是改變自己,而不是塑造一個烏托邦,對我來講,真的有在生存、確定你是活著的嗎?這才是搖滾! 做的東西真實,我就不怕不被了解,這跟煉金一樣,你要相信。」~by 乱彈阿翔



乱彈阿翔 勇氣的煉金術師。
人一生敢幾次「破水而出」?
無論是深海還是天空,都不在人妄想的範圍內,但是他一輩子都相信破水而出!曾經窮得只剩夢想,他仍然敢於上天下地,撞得頭破血流幾次,仍相信前面那片是天空。這張專輯,正在講與世界相較,人心大小因人而異、全看自己的決心。


我們童年的時候,會將我們看到的東西格放出來,或從下看著大人的世界,怪趣得很,其實寫歌的人多少都還保有這樣的視角,無論周遭如何熱鬧,都像一個人拿著放大或望遠鏡,世界離我們如此近又遙遠,這樣反覆練習,來保住我們想繼續創作的心。
乱彈阿翔似乎也是如此,從小在雜貨店幫忙顧店的他,因為是老么,兄長早就飛出門,留下他在想像世界的另一端,而且也幾乎忙到無法想像,「白天與爸爸去批貨,下午顧店到晚上,客人都沒斷過,連聽音樂都沒辦法。」坦率的他直言無聊死了,童年幾乎是沒有印象的,但那樣的彈丸之地,讓他今日有寫出上山下海,直達極地的腦中畫面,他跑步離開自己的童年,始終以一躍而出的觸底反彈力道做音樂不是沒原因的,正如他所說的:「搖滾是什麼?就是好好活著。」在他心裡,跟社會革命與熱血議題都無關,而是那離開雜貨店的每一步,都要求自己踏出得實實在在的。


「我試圖把大家帶開,不要困在環境裡!」
~童年的陰雨海邊,兩年的北京風雪
夢想,對一個人有多重要?在阿翔身上,可以得到一個最大值。這些年他將生活盡可能地簡單,來省下時間去完成更多夢想。《破水而出》這張專輯,在市場上找不到任何相似的風格,因為那是阿翔從他雙眼裡看到的世界,童年家鄉恆常下雨的海邊,36歲那年他拋下一切,跑到北京又窮又冷地呼吸的北緯度空氣,據他說的:「那是閉上眼睛,光是從呼吸就可以感受到的廣闊。」從童年困在陰雨的海邊,到後來兩年的北京風雪,身體感受到的記憶深刻,讓他像畫出腦中的風景一樣,譜寫出了這張二部曲的作品。
阿翔說:「我試圖把大家帶開,不要困在環境裡,或花時間怪罪別人,這會浪費很多時間。」而他的眼中風景是什麼?他不是能常岀國旅遊的人,雖然喜歡大自然,但比起旅遊,他更喜歡創作,因此他通常就用想的,「很多地方不見得去了,才能感受什麼。」他走在路上,就習慣當旅行,看樹與天空,習慣跳開人群去看事物,「因此我開車很慢,慢到甚至可以看到地上有蟑螂。」


「真正的爽, 是自己有努力、有做東西,看到成果 那種爽度才會持久!只有這點不會變。」
~腦海裡的無國境世界
他腦海中的畫面,早早就離開了人群,創作不想困在「我」這個世界裡,「我先先從海裡的動物想,然後離開水裡,再看這世界的感覺,像〈電光水母〉這首歌,是因為真的有電光水母這樣的生物,牠住在北極冰層下面,一生都不會看到陽光, 除非他自體發了光,才可以吃浮游生物,這很像藝人在舞台上的感覺。」
他寫〈冰山〉是在講環境,「我們把環境都破壞了,使得我們感官都在退化,因為大量使用方便的東西,該勞動,也不去勞動,身體機能變得更不好。」但他不認為唱了就能改變世界,只是為了那點夢想,「人如果可能,盡量能讓夢想發展延續,人沒有年齡的問題,只有走不動的問題。若可以放掉很多東西,生活簡單一點、身體好一點,腦筋就比較集中,就不會混沌、盲目地跟著別人。真正的爽, 是自己有努力、有做東西,看到成果 那種爽度才會持久,所有的價值都會隨著時代而改變,只有這點不會變。」


「因為放棄太簡單了,我可以等得比別人久。」
~去北京最大的收穫 是一事無成
對如今的他而言,音樂是在作畫,把內心的風景寫進去,寫下來那一幕,人們可以進去對號入坐,比方他當年在田中央的古厝練團室,「我唸書時,是住古厝,一個月租金只需要八百元,睡八角床,後來才發現床下是白蟻,久了會出水,夏天會進蛇,那裡沒有廁所,只有一個茅坑,我都提早出門為了去學校上廁所,但那裡有我第一個練團室,就在田中央,我個性不想求人,也不想拜託吉他社學長,就是在那裡苦練的。」到了台北,阿翔在樂器行,一個月薪水一萬多,買把電吉他就一萬五,於是就去柏青哥打工,其他時間都在練習,「對夢想而言,省時間是最重要的事,關掉電視、網路,新聞看一個鐘頭就好,其他時間就省下來。」
曾經再怎麼爛的案子,他都願意接,「有些配樂,預算很少的,我都接,不只為了經濟問題,我當成磨練,當我從樂團,變成一個人時,我必須在很少的預算下做這麼多的事,就必須要這樣,才能把脈絡打通,東西都學會。心高氣傲,是會害人的,你必須先把自我拿掉,能力夠,所有東西來,都可以變成自己的東西。我們一開始必須知道自己角色的問題,有時你必須輔助別人完成作品,從其中學到東西。」對他來講,創作者的尊嚴始終都不是問題:「因為我都習慣,我早就落寞很久,被埋在地底很久了,當年送貨跟倉管的工作,讓我很耐磨、很能等,環境怎樣,都是可以活的,不會餓死。」
這樣的他,在36歲時遇到一個關卡,「那時差不多在北京,是個超沮喪的狀態,但一定要拼過關卡,你要有讓大家看到的機會,沒有被逼到這狀態,我還是會繼續做,但經過北京那兩年,只是讓我更珍惜時間而已,以前我作歌,腦海裡常浮現的是下雨的海邊,那畫面常拿出來用,當年我學校就在山頂上,看下去就是海,我其實很憂鬱的,那裡多是陰雨的天氣,年少就是會說愁,跟著爸爸去菜市場批貨,不想被待在那環境,那個苦,因為你無法解決。但去了北京,收穫更大,因為我在那裡一事無成,那裡競爭太激烈,我沒錢,去那邊也住古厝,跟著那裡的阿嬤一起倒尿盆(那為何還待兩年?)時間沒到,就是覺得自己還磨不夠,就待在那裡,我真的是沒有路才會放棄,因為放棄太簡單了,我可以等得比別人久。」


「做的東西真實,我就不怕不被了解,這跟煉金一樣,你要相信。」
~煉金術的定 來自於謙卑
「我從北京回來,整個心打開,本來對社會還有點質疑,但我是要去吸北京的空氣,我要知道什麼是寬廣,台灣濕熱很舒服,但在那裡眼睛閉起來一吸空氣就知道:『好大!』,那個記憶很重要,我拼命地吸,記住在大的馬路上的感覺,你必須有畫面存進來。」回來以後,強說愁的下雨海邊是從前了,你看到的就是阿翔這兩年的發展,連續受到金馬與金曲的肯定,而他淡淡地說:「不然我寫不出這張專輯裡人在沙漠的感受。」
「回來以後我更容易決定未來要做的事情,我都會刪掉無聊的事,這張是我想挑戰的,整個概念從動物發想,循環是永遠的,它不會改變,無論獵捕或被吃的,不會被規範或被道德約束,我是用畫面來做音樂,音樂是一幅畫,聽者把他的故事兜進來。」
從一部曲到二部曲,從自己到周遭的環境關懷,「世界是雙方的,不會真有共識,搖滾其實是改變自己,而不是塑造一個烏托邦,對我來講,真的有在生存,確定你是活著的嗎?這才是搖滾,把怪罪別人的力量省下來,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變好。」他用這張專輯畫出了他眼中的世界,非常誠實,他說:「做的東西真實,我就不怕不被了解,這跟煉金一樣,你要相信。」從雨中的海邊到偌大的廣場,他煉的始終是自己的勇氣,確定自己是如此渺小遂更堅定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