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夜店 歌詞 欣彥 ※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 > 女生歌手 > 欣彥 > 盛世夜店 > 盛世夜店

欣彥



專輯介紹
歌詞
專輯列表
相關影音

欣彥

盛世夜店

作詞:周若濤
作曲:王修捷
編曲:Inner Voices Productions

音樂淹沒舞池,投湖者在狂舞
他眼底仍有波瀾,蕩漾昔日哀愁
曾迷失在書齋裡,遊走亂世間
尋找末世出路
我啜飲他喝剩的苦酒
也嘗到他沉沒的覺悟
遂摔破杯子——時空在碎片裡裂變:
恍惚霓裳環繞,夜店輝煌如宮城
恍惚金屬樂器散發人骨光澤
光線交錯編織牢籠
晃眼間,他仍是伏案少年
披一身飄搖燭光與一城煙雨
但他舞動雙手,十指扭曲已看不見那筆墨痕跡
而那女子又為我斟滿新酒

那女子綻放如罌粟花,她說
這是預言中的盛世,盛世中的嘉年華
她說,上世紀的陳酒已澆奠在陳腐的土壤
她一一指向舞池裡狂歡的人:
流浪者、空想者、造夢者、書寫者、點火者、盜火者、靜坐者、攔路者、冒雨者
他們歌頌,他們匍匐,在炫目的強光下
在高牆下、在朱門下、旗幟下、鏡頭下、照片下、目光下、拇指下、裙底下
我想說:這不是我的盛世,預言者的立場
也絕非我的立場
但她的口迅速封堵我的口,同時咬斷我的舌頭
酒液如蛇滑行而下,繼而回吐成歧義之舌
我本想說:那些舞步過於齊整,舉世震動
但強烈共振之下,難道沒有一絲裂縫?
可我說出的卻是: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我愴惶四顧——曾經的
劍客身穿厚甲,劍鋒空指壁上虛影
吐火者的話語迅速冷卻,飄作漫天綿軟細雨
走索者穩定地保持平衡,安全網上來回不已
我只不過想問一問,但我的喉舌不由自主
說:天威莫犯

氣溫驟降,渡海的人推門而入
挾帶太平洋的冷
他剛經過三佛齊、狼牙修、滿喇加
那幽魂徘徊的城
他說他一路尋覓著那遺失的玉璽
我卻看見航線於風浪中顛簸行進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卻是千萬孤舟的離散路徑
登岸處雨不停,淋濕來日埋骨之地
草木與灰燼間,那極盡雕琢的印記
他無處歸還無處丟棄
但浮生如寄,當年離別的涯岸早已永遠封禁
未及告別的就此再不復返

投湖者步出舞池,拖著一路水漬
頭上漫生水草,魚群啄食身上
遍佈的刀傷、劍傷、唾沫傷、皮帶傷、灼傷、凍傷、情傷
他跟渡海者對望,說:
「明朝酒醒,你的涯岸不是我的涯岸」
「洞庭、昆明,還是雨樹太平?抑或某人的眼睛?」
那女子回眸,許久以前我見過她的
素顏,像季節裡最後枯萎的蓮
那時我孤立湖畔,萎垂的頭顱在風中搖擺無定
終於墜落,而那寬大的葉片適時承接
我是否因她而來,她是否一直隱忍等待
但她等待任何人嗎?
我想說:未及告別的,才能在記憶裡永恆封存
但我說的卻是:「任何往事都能為當下改寫
就像,我們年少聚會的地點一再被修葺
就像,我們暴雨中的歸途一再被改道
不,我們不曾認識,不
我們不曾年少
不,暴雨未至,暴雨未至
不,死者不曾出生」
我只能如此言不由衷

我只能言不由衷。這不祥的夜晚
這命途交錯的夜店,語言是最終的詛咒
她打翻酒杯,傾瀉我們初遇時的殷紅晚霞
我以指沾酒,勾勒顫動不安的線條
在投湖者與渡海者之間,一尾巨鯨浮現
一人說:「一尾鯨即是自身的陸地」
另一人說:「且藏身魚腹,靜待洪水來臨」
我隨即一抹,畫下一株倒置的樹
「以雲為土壤」「以根為羽翼」
酒液逕自流動,一些初生的形象我們正要指認
但人群迅速圍攏,眼裡怒火能燒毀整座殿宇
天威莫犯,眾怒莫犯
但失語的人靜若深淵,響若天雷
已死的人萬死無懼。而我——
我奪門而逃,風雷已在門前怒吼

  1. 感謝 時空信的味道 修正歌詞


回上一頁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