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ly トラックス 恰好樂隊 ※ Mojim.com 歌詞
Mojim 歌詞


Mojim 歌詞 > アジアのチームの歌手 > 恰好樂隊 > Family

恰好樂隊


トラックス
アルバムの紹介
アルバムリスト

 
 
 
 

【 Family 】【 國語 】【 2019-03-26 】

トラックス:
1.Family



アルバムの紹介:

瑞典作家巴克曼在自己的中篇小說《時間的禮物》裡說到家鄉的概念:

也許每個人都會如此看待自己的家鄉:我們出生和長大的地方從來不跟我們道歉,從來不承認它誤解了我們。

它只會穩穩地坐在高速公路的另壹頭,口中念念有詞:“妳現在或許有錢了。翅膀硬了,可能還會戴著名貴手表、穿著漂亮衣服回到我這裡來,但妳可騙不了我,因為我知道妳骨子裡是什麽樣的人,不就是個膽小如鼠的小屁孩嘛!”


家能讓人放下所有防備,但同時也讓人有種被看穿的心虛。

Cool Kids們背井離鄉去尋找夢想的故事早就成了陳詞濫調,很快他們便成忙碌在異鄉的成年人們,哪怕偶爾回到自己真正的家,或許也會像石川啄木短歌裡那樣,“感到壹種濕漉漉的像是吸了水的海綿似的沈重的心情。”

年輕人們變得忙碌又快速,並且忘記了“那些活得匆匆忙忙的人會錯過很多東西。”

生活不易,媒體們也總是熱衷去追那些根本不重要的熱點,來感慨“獨立女性生活不易”,或是關於殘酷職場中“女性努力只是為了不被取代”的話題。

這並不是性別意識的覺醒,而是潛意識裡默認並接受了女性職場中的弱勢,才會大張旗鼓地宣揚所謂的“獨立”。


過度消費女色和女權,都是壹件可恥的事。

有些時候,用壹首歌能表達的東西,沒有必要去看那些喪心病狂追熱點的媒體們圖文並茂的長篇大論。


好了,現在開始切入正題。

So Far So Good 恰好樂隊又出新歌了。新歌的主題,和我們上面說的那些廢話有點千絲萬縷的聯系。總之,只要壹首歌,就讓妳聽懂CBD女孩都市生活指南。

只是這壹次,我們不寫無趣的新聞稿,不說音樂風格,不說樂隊成員故事,只是在壹次酒足飯飽之後,和主唱BOXI簡單聊了聊關於《Family》這首新歌的壹些想法。

和BOXI的整個聊天過程,很難不讓人想到裡爾克在《給青年詩人的信》裡寫到的:“情欲地生活,情欲地創作。”

——其實藝術家的體驗是這樣不可思議地接近於性的體驗,接近於它的痛苦與它的快樂,這兩種現象本來只是同壹渴望與幸福的不同形式。若是可以不說是“情欲”,——而說是“性”,是博大的、純潔的、沒有被教會的謬誤所詆毀的意義中的“性”,那麽他的藝術或者會很博大而久遠的重要。

family,她是我生存的意義
我給妳我要說的抱歉
我發覺我自己
漸漸的變成我討厭的東西
我願意把我的生命都給妳
無條件的愛讓我奉獻
我發覺我自己
漸漸的變成妳
妳想要去微笑的時候
那不是妳想要哭的時候
如果我能慢慢指引給妳 方向
高級的city讓妳亂性
來的時候laughing
夾緊妳的C cup 這世界為妳傾倒
該走了 不是妳的
不是不是妳的
family,她是我生存的意義
我給妳我要說的抱歉
我發覺我自己
漸漸的變成我討厭的東西
我願意把我的生命都給妳
無條件的愛讓我奉獻
沒有心的人在為愛陌生人而盡力
壹千裡長壹百裡寬

I dont wanna breathe
我只想活在我的世界裡
妳也沒得追
而我卻總是會抱歉
I dont wanna breathe
我只想活在我的世界裡
妳也沒得追
而我卻總是會抱歉
I dont wanna breathe
我只想活在我的世界裡
妳也沒得追
而我卻總是會

高級的city讓妳亂性
來的時候laughing
夾緊妳的C cup 這世界不為妳傾倒
該走了 不是妳的
不是不是妳的


不能和別人的聲音壹樣

口述:BOXI

我覺得任何壹個人,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他最終的夢想都是建立壹個自己的家。就連決定自己終身單身的男女也是壹樣的。他想要這種無條件愛的存在,它就是家庭的本意。

因為有很多人會在外面有自己的朋友和小組織。但是最終的目的都是回到自己的家。這個Family的意思比較廣。它的意思跟Hometown會有點像,只是這個講的更多是家庭的類型。

這首歌剛開始的感覺是funky性感,我想唱性感壹點的東西,騷壹點,當然不是色情。反正介於這之間吧。

這歌兒會經常給我壹個畫面,壹個公司去團建,或者年會的時候,男同事請穿得很性感的女同事事表演節目。這是最早做這個歌的時候的壹個切入點,這種人設其實是特別能引起共鳴的。

但是她是主動被動的性感,這就見仁見智了,我是主動為了得到壹些東西才去展示我的性感,還是被動被環境逼迫做這樣的選擇,這個區間就取決於聽眾怎麽理解這首歌了。

妳做任何事情,尤其是在職場裡,其實都有會遇到壹些要靠著自己特有的特點去處理壹些事的時候。這種感覺的東西可能接觸面會比較廣,這首歌的歌詞寫的也沒特別具象,但是也說明了女性在職場裡確實是要出賣壹些,也不是說出賣吧,可以說是展示自己的壹些東西,去換取想要得到的壹些東西。畢竟這還是壹個男性社會吧。

但我不想讓這首歌變成那種女權的感覺,我想讓它聽起來有比較性感壹點。再影射到這首歌的主題Family上,當妳離開妳的城市和家人之後,妳來到新的城市,往往妳需要這樣去做,靠自己的特點去處理壹些事。

當然對妳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通過這樣的方式變成更好的妳自己,實現妳想實現的東西,再更好地回報給妳的家人,或者說建立壹個自己的家庭,妳努力的基本可能說都在這塊兒。

我的好多個人創作的原型在CBD,和國貿有關。這種城市,Urban的感覺會壹直圍繞著我。據我所知,就在國貿這個地區,壹年會倒閉1000—2000家投行公司。就會有很多狀況,大家在這裡都在爭奪壹些東西,但是最後會壹哄而散。

我以前做投資,我也認識很多在理財公司裡上班的姑娘,她們的工作就是讓很多人投資到他們公司去做理財,好多客戶都是男的,但是這些男的不關心她們的產品是什麽樣的,靠譜不靠譜,說白了就是看她這個人能不能吸引他們。在很大程度上這些女性本身的吸引力會影響這些客戶的投資路線。她們不是外圍,也不是名媛,是用自己的知識和自己的魅力在活著,同時她們也很美。

這首歌我想要的封面的感覺,是用我們小時候的照片,但是放我們現在的頭像,背景還是原來的,比如用阿德(吉他手)的全家福,我當爺爺或者爸爸,反正是最大的那個,就像類似於這類的。

但是這首歌的話題,比如說壹個女性穿壹個八九十年代的艷星穿的那種比基尼,但是本來要露的點的部分都是我們幾個的人頭。我想要敘述的是這樣的壹個圖像來抓人眼球。

人們喜歡軟色情,軟色情的東西可能是最容易被人接受的。我需要感興趣來看它的人是因為色情來看,在色情裡面找到自己的感受,就像剝洋蔥壹樣。

妳聽So Far So Good 恰好樂隊的很多音樂,壹般沒有很多明確的指向,不會在歌裡因為壹些具體的意象去限制別人對這首歌的想象和感受。會讓他們自己在歌裡去找自己想要的感覺。我們第五首的名字我已經想好了,叫kofe, king of fuking everything,哈哈哈。

我把整個做樂隊這件事,包括到樂隊歌詞到所有的東西我都看成是“演”,都是藝術的過程。藝術的本身就是由“演”來表達的,我不是特別擔心會有出格的東西。

我把所有東西看成是娛樂,就像我寫的歌壹樣,它是壹個藝術,但同時也要去娛樂人們,讓人們更好地去聽,所以我覺得越有意思越好。

首先它是原始的,獨特的。目前市面上肯定找不到So Far So Good這樣的樂隊寫的這樣的歌,我覺得這個就挺娛樂的,因為它夠“奇怪”就行。樂隊的歌不能和別人壹樣,這個是最重要的,妳有自己的獨特性。這就是我想做音樂的方向,它壹定是獨立的。

我們目前發的歌,《疲憊的妳》、《Hometown》,到現在的第三首《Family》,都是完全不同風格的歌。所以我們想做的是,把我們能做的東西更多地展現出來。

當然也不可能我們發壹張專輯裡面的所有歌風格都不壹樣,但都要是很獨特的。做音樂最重要的是,妳不能和別人聲音壹樣。

但現在所有人都在說我要和別人不壹樣,實際上做出來的東西又和別人是壹樣的。他們愛幹嘛幹嘛,只有他們的存在才能證明我們的特殊,只有他們的存在才能給真正做藝術的人有壹個對比。有他們在,我們太舒服了。沒有自己思想和沒有自己音樂智商的音樂人都在給我們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