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的破青年 专辑歌曲 无妄合作社( No-nonsense Collective )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


> > >

无妄合作社( No-nonsense Collective )


专辑歌曲
专辑介绍
专辑列表
新闻

 
 
 
 

【 二十一世纪的破青年 】【 国语 】【 2019-10-01 】

专辑歌曲:
1.青春之歌 (The Grand Tour)

2.二十一世纪的破青年 (21st Century Post Youth)

3.在围城时与你失散 (I Miss You)

4.精神分析的大师 (Guerrilla)

5.梦游少女 (Dizzy Youth No.2)

6.红孩儿 (Ambitious Junior)

7.山头 (Utopia)

8.人们来了 (People Coming)



专辑介绍:

“当你从别人的梦境中醒来/城市已变了很多/满天的星星好像施舍的银币/深夜里巷道换上一副面孔/不忧不喜,没有出路/纵火的青年喝过了酒/水沟旁呕吐出全部青春”

--〈布莱梅的音乐家〉, 蒋阔宇



那位青年来自台湾北部,御饭团在他的成长年代开卖、手摇饮料店在大街小巷冒出(主要是快可立跟休闲小站)、捷运刚刚通车,人们喜欢一路拥挤地搭到红线底站的淡水老街继续拥挤。在他穿上制服后的漫长岁月里(那段时间特别漫长,对吧),他学会了吉他、学会用耳机与外界划分疆域、学会战战兢兢的溜到地下社会、地下丝绒与The Wall跟着刚认识的面孔一同嘶吼冲撞、以及学会进入某个交友圈后必须知道的种种规则与术语。在地下社会收掉后的某天,他拿着省吃俭用换来的音乐祭门票入场(有时候实在没钱就想办法混进去,除了音乐祭他还混过电影院跟火车),从第一天第一团看到最后一天最后一团后酒醉地回家。回家途中的市景在他眼帘胡乱闪过,脑海里的酒精竟与刚刚所听到的喜欢的与讨厌的音乐混成一团再给他一阵毒打,使他模糊地拼凑起这些年来周遭的改变,何时我家附近多了那么多间纯粹鼓励消费的商场?何时那栋老建物被铲除掉然后那些号称有多么美的楼房又能拔地而起?何时我那个不算熟的朋友因为离奇的原因变了个人、离开了朋友圈?“难道我住的地方变了,人也因而变了吗?”他这么自我诘问。曾经,当手机可以上网时他几次都想把朋友们的手机都摔烂,然而几年过去后他自己也必须随时用手机处理联络事项,就跟周遭的景物变动一样,大家都这么干了你也只得这样干,事情一旦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去,能做的大概要嘛就是反抗、要嘛就是适应,要嘛就是又反抗又适应--他确实用过很多方法又反抗又适应,包括试着找工作(总是没多久就离职)、对着极其可恶的事件与谎言疯狂生气、存到了钱就买廉价航空出国一次花掉,与异国的朋友们发泄般地畅谈彼此处境,但绕了一圈后仍傻楞楞地回到都市里继续赖皮。赖皮大概是还没有改变的事吧,赖皮的人、赖皮的青年厌恶身上那些早已过时陈腐的标签,他不习惯这里变动但又日夜牵挂著只生长在这里的、格外心爱的人与风情。

《二十一世纪的破青年》唱的是自己的故事也是与朋友们酩酊大醉时所幻想的、体验到的、萦绕在心的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