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專輯歌曲 顧峰 ※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男生歌手顧峰重生

顧峰


專輯歌曲
專輯介紹
專輯列表
新聞
歌手介紹

 
 
 
 

【 重生 】【 國語 】【 2018-08-01 】

專輯歌曲:
1.重來

2.帶我飛吧

3.北京不再下雪



專輯介紹:

顧峰 2018全創作大碟《重生》
首張EP 2018年6月11日 網易雲音樂 獨家上線
我們人生中最難的一年,也是讓我們的人生的變得美好的一年。

《重生》是顧峰出道十一年來的第7張個人大碟。2008年,顧峰在大理酒店創作的一曲《犯錯》突然紅遍大江南北。從《犯錯》到《重生》,顧峰歷經十年音樂路。而此張專輯顧峰歷時近一年,回歸音樂本心,攜手英國製作團隊共同鍛造自己的音樂重生之路。
遠離顛倒夢想 究竟涅槃?
跨過荊棘的路,開出重生的花
顧不自峰 音樂重生

之于熟悉顧峰或是完全不認識他的聽眾而言,作為出道十一年的第七張專輯——《重生》都足以令人感到新鮮,這更是顧峰在音樂上的一次“重聲”。
顧峰十一年音樂路在做什麼?

你有聽過顧峰的歌嗎?
那太好了
《重生》會徹底打碎你的固有印象

可能大多數人都差不多,認識顧峰從十年前的《犯錯》開始,但也僅限於那首歌,之後顧峰唱了什麼,很少有人說得出,也很少有人在追了。

一首歌大面積地走紅,無論帶上歌手本人主觀或非主觀的意願,都是一種幸運,又是一種桎梏,但至少證明,這首歌中了時代的需要,中了那一段時期內傳播風向和聽眾口味的喜好。

或者你後來唱了更忠於自我風格的歌,又或者你後來厭倦了一唱再唱你的成名曲,聽眾多數還是會站在“念舊”的角度,對你報以舊曲風格延續的期盼。

音樂商人一定延續大紅的歌曲套路,繼續炮製著舊曲2.0版、3.0版,以求獲取商業和名聲上的延續;音樂人則一定會從“心”出發,暫且不顧一曲成名帶來的創作負累,繼續從喜歡的、擅長的、真摯的、言之有物的音樂內容出發,不停創作、不斷探索——這就是“音樂商人”與“音樂人”的區別,也是“大多數一曲成名的歌手”與顧峰的區別。

顧峰也曾跨界到影視圈,但在忙碌與緊張的劇組生活後,他會發現,那些遊刃有餘的才情揮發,還是在音樂裡。人在成長,心境也愈發清澈地發現,最終在事業上的摯愛會是什麼。所以在2017年底,顧峰回來樂壇,發行了《醉十年》專輯,作為出道整十年的一個紀念動作;之後,顧峰在網路平臺上連載“顧峰和他的音樂朋友們”小節目,以固定的上線週期,做更多不間斷的音樂動作。

今年,顧峰繼續在音樂上深耕,把近來創作的作品以《重生》的音樂概念,集合成全新專輯,唱給懂他的聽眾,唱給與他這十一年一直在音樂上同行的聽眾,更唱給可能還沒聽過顧峰的新聽眾們。顧峰《重生》序篇“重聲”上線。

顧峰這一次唱了什麼?

你沒聽過顧峰的歌嗎?
也那太好了
《重生》會全新唱進你的挑剔耳朵

因為《重生》專輯的序篇EP上線在一年一度高考剛結束時,顧峰笑稱這次交上《重生》專輯,像是交出一份高考答卷,好聽或差評,就看各位聽眾考官的打分了。

如果你從沒聽過顧峰,剛好用這一張《重生》當做“新生”來認識這位元出道了十一年的唱作大叔,你也許會發現,這個大叔一點都沒有中年男子的油膩感和滑頭人設,《重生》序篇中的三首歌,能聽出顧峰在音樂上依然自我的錚錚硬骨,也聽得出他在創作及後制時所表達出與時俱進的音樂審美。

《重來》在很重的英式搖滾節拍中,充滿了勇往直前的衝勁,歌詞“這條路走出去了之後就再也回不來”點題了這次顧峰在音樂上“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心,“沒有人敢說重來”的描述,恰是顧峰與過往告別,迎接音樂新生的對比口吻;歌曲中加入了電子合成器的節拍,令顧峰的音樂姿態比以往顯得年輕化了不少,更時髦也更輕盈。

第二首單曲《帶我飛吧(暫定名)》依然把電氣化的編曲貫穿其中,墊襯在清亮的吉他和Bass之中,飛翔的遼闊感顯得愈發顯著,如歌詞“你像一束陽光 / 將我重新啟動”一句,歌曲也帶著明快的音樂色彩,足以啟動新聽眾群體對顧峰音樂的清新認知。

第三首歌《北京不再下雪(暫定名)》是顧峰看完電影《妖貓傳》而來的創作靈感,歌曲唱敘出一段若有似無的感情,那些和戀人之間的美好細節,清晰卻也恍惚地飄蕩在文字之間,畫面感極強,幸福感與些許失落感並存的旋律,加上編曲中若隱若現的電子音色,對戀人的盼念也因此顯得如夢似幻。



顧峰創作自述:
對於顧峰而言,這是一張本我、真實的專輯。
出道11年,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來都是在走出去,而《重生》這張專輯則是走回來。 新的這張唱片有個關鍵的時間點。這個階段我失去了很多過去十幾年來努力累積的一些東西,但是這些失去並不令我惋惜。值得慶倖的是對我來說最看重、最有價值的意義是因為這個失去,我懂得怎麼去懂得解放,不再有那麼多的顧慮和束縛,可以很純粹的去做這件事。這個變故讓我失去了很多很可貴的東西,但是也讓把本來就應該拋棄掉的包袱和束縛都丟掉了。很慶倖我沒有因此被擊倒。在這期間我也曾對自己產生過疑問。對於人性和人心,當遇到這些都與你的意願背離的時候,開始質疑自己。但也因為如此,在這樣的情況下去做這張專輯的創作,會更純粹,因為我去過了之前沒有去過的人性的盲區、陰暗的位置上去,更多了對於未來的嚮往和期望。這世界總之有人比你更慘,人家還會繼續活下去,那麼你有什麼資格說你承受不了。所以在這樣的一些因素推動下,我會更加渴望去按照所期望的、嚮往的方式、那樣的目標去做,讓自己在接下來在這張專輯裡的東西表達出來。
這張專輯裡的創作與我出道之前做樂隊的時期有很多共通的地方。這也是我說的十年之前我在往外走。在經歷了人生變故後,才發現你還是需要走回內心,才會找到繼續下去的能量,才會繼續往下走。因為那是一種很純粹的像信仰一樣的熱情讓你去做這件事,而不是別人告訴你、灌輸你,為了什麼樣的利益要去做事。在這張專輯裡創作是真正的想去表達的東西。這張專輯寫的是“我”。以前的專輯主要是表達別人的情感、感受,這張專輯是純粹意義的顧峰。

幕後團隊
說起這張專輯的幕後團隊,不得不提到音樂監製Caralinda Booth女士。Caralinda近10年來受環球音樂總部委派,於環球音樂·中國區擔任高級藝人製作顧問。70-80年代,作為樂手,她曾與The Thompson Twins, Shakespeare's Sister, Daborah Harry, Mark Knopfler, Annie Lennox......等國際一線藝人藝人緊密合作,除了主導過環球音樂有關的薩頂頂、郝雲、莫文蔚、曲婉婷、張靚穎、等藝人的制作案;還廣泛與包括崔健、朴樹、譚維維、尚雯婕、吉傑、梁博、竇靖童、等藝人展開過深度合作。Booth女士直接受聘于環球音樂國際總裁,是在國際唱片業界具備發言權的資深行業專家。

而專輯海外製作人之一Jonathan Quarmby則為眾多的歌手創作、製作音樂專輯,服務於索尼唱片、華納唱片、環球唱片等唱片公司,製作的音樂專輯包括MIKA的(IT’S MY HOUSE)、TOM WALKER的(JUST YOU AND I)、JAMES ARTHUR(BACK FROM THE EDGE)(獲得法國水星音樂獎)、FINLEY QUAYE(MAVERICK A STRIKE)(獲得全英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