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風景 專輯歌曲 吳彤( Denis Ng ) ※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


魔鏡歌詞網男生歌手吳彤( Denis Ng )生命的風景

吳彤( Denis Ng )


專輯歌曲
專輯介紹
專輯列表
新聞
歌手介紹

 
 
 
 

【 生命的風景 】【 國語 】【 2015-03 】

專輯歌曲:
1.靜雪 (提供)

2.遠山 (提供)

3.望春風 (提供)

4.笙音 (提供)



專輯介紹:

後記
生命的風景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幾首音樂放心裡面偶爾想起感動依舊也許 有幾個閱讀過的畫作閉上眼睛仍會想起,也可能在你生命中本書始終念不忘 有幾個閱讀過的畫作閉上眼睛仍會想起,也可能在你生命中本書始終念不忘 有幾個閱讀過的畫作閉上眼睛仍會想起,也可能在你生命中本書始終念不忘 影響了你的生活選擇,或許是幾部電在命中也有個人與相遇因此 影響了你的生活選擇,或許是幾部電在命中也有個人與相遇因此 影響了你的生活選擇,或許是幾部電在命中也有個人與相遇因此 影響了你的生活選擇,或許是幾部電在命中也有個人與相遇因此 影響了你的生活選擇,或許是幾部電在命中也有個人與相遇因此 影響了你的生活選擇,或許是幾部電在命中也有個人與相遇因此 影響了你的生活選擇,或許是幾部電在命中也有個人與相遇因此 影響了你的生活選擇,或許是幾部電在命中也有個人與相遇因此 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念不忘,在我們的生 命中經歷了無數個風景有些已遺卻變成命中的一部份,從事音樂工作那麼久我總想如果有個品已經被別人生接 命中的一部份,從事音樂工作那麼久我總想如果有個品已經被別人生接 命中的一部份,從事音樂工作那麼久我總想如果有個品已經被別人生接 命中的一部份,從事音樂工作那麼久我總想如果有個品已經被別人生接 命中的一部份,從事音樂工作那麼久我總想如果有個品已經被別人生接 命中的一部份,從事音樂工作那麼久我總想如果有個品已經被別人生接 命中的一部份,從事音樂工作那麼久我總想如果有個品已經被別人生接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納成為他的風景,有就足夠了。在我生命之中美術與音樂都是如此重要經常 感動於某位音樂人的作品 和某位藝術家創作的畫。

吳冠中先生一直是我所佩服的 人,他一生致力於美術創作都 ,他一生致力於美術創作都 來自於他生命的經歷, 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特別是在風景的創作上,幾乎可以閱讀得到那清雅村屋、 遠山靜雪大樹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河流,每一筆都是屬於吳先生對這個世界的好奇、探索嚮往與眷戀。在他作 品中對生 命的熱愛都留在一筆畫作裡,看著他描述風景彷彿得到品中對生 命的熱愛都留在一筆畫作裡,看著他描述風景彷彿得到品中對生 命的熱愛都留在一筆畫作裡,看著他描述風景彷彿得到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命的熱情,是如此沈靜而有力量經得起時光流覽歷久彌新緃然大都輕描淡 寫的遠觀描繪,却更勝濃彩重筆渲洩作態不賣弄學術姿亦歌功奉迎以樸 寫的遠觀描繪,却更勝濃彩重筆渲洩作態不賣弄學術姿亦歌功奉迎以樸 寫的遠觀描繪,却更勝濃彩重筆渲洩作態不賣弄學術姿亦歌功奉迎以樸 寫的遠觀描繪,却更勝濃彩重筆渲洩作態不賣弄學術姿亦歌功奉迎以樸 寫的遠觀描繪,却更勝濃彩重筆渲洩作態不賣弄學術姿亦歌功奉迎以樸 寫的遠觀描繪,却更勝濃彩重筆渲洩作態不賣弄學術姿亦歌功奉迎以樸 寫的遠觀描繪,却更勝濃彩重筆渲洩作態不賣弄學術姿亦歌功奉迎以樸 寫的遠觀描繪,却更勝濃彩重筆渲洩作態不賣弄學術姿亦歌功奉迎以樸 素的心穿越融合了東西方文化與美學。這氣質也讓我想起好友吳彤先生一 素的心穿越融合了東西方文化與美學。這氣質也讓我想起好友吳彤先生一 素的心穿越融合了東西方文化與美學。這氣質也讓我想起好友吳彤先生一 素的心穿越融合了東西方文化與美學。這氣質也讓我想起好友吳彤先生一 素的心穿越融合了東西方文化與美學。這氣質也讓我想起好友吳彤先生一 素的心穿越融合了東西方文化與美學。這氣質也讓我想起好友吳彤先生一 直用著音樂書寫屬於他的生活經歷, 直用著音樂書寫屬於他的生活經歷, 他精通創作、演唱以及民族樂器的奏,近 他精通創作、演唱以及民族樂器的奏,近 他精通創作、演唱以及民族樂器的奏,近 他精通創作、演唱以及民族樂器的奏,近 他精通創作、演唱以及民族樂器的奏,近 他精通創作、演唱以及民族樂器的奏,近 他精通創作、演唱以及民族樂器的奏,近 十年來 和馬友先生 與絲路計劃, 與絲路計劃, 致力於與國際不同優秀音樂人做跨界合作, 試著讓全世界聽到屬於他出生和成長的審美與文化, 透過音樂來描述感想試著讓全世界聽到屬於他出生和成長的審美與文化, 透過音樂來描述感想試著讓全世界聽到屬於他出生和成長的審美與文化, 透過音樂來描述感想描述著他的觀察和思考。 描述著他的觀察和思考。 [遠山 ]一曲是吳 彤先生對冠中的致意創作,依一曲是吳 彤先生對冠中的致意創作,依一曲是吳 彤先生對冠中的致意創作,依一曲是吳 彤先生對冠中的致意創作,依冠中先生南方出北長居、大江行走寫,一個時代的眼光都在遠觀界 冠中先生南方出北長居、大江行走寫,一個時代的眼光都在遠觀界 冠中先生南方出北長居、大江行走寫,一個時代的眼光都在遠觀界 冠中先生南方出北長居、大江行走寫,一個時代的眼光都在遠觀界 冠中先生南方出北長居、大江行走寫,一個時代的眼光都在遠觀界 冠中先生南方出北長居、大江行走寫,一個時代的眼光都在遠觀界 冠中先生南方出北長居、大江行走寫,一個時代的眼光都在遠觀界 裡進行,彩筆換成樂符溫柔又細膩的描寫。生命風景之中有太多微處是值得被 裡進行,彩筆換成樂符溫柔又細膩的描寫。生命風景之中有太多微處是值得被 裡進行,彩筆換成樂符溫柔又細膩的描寫。生命風景之中有太多微處是值得被 裡進行,彩筆換成樂符溫柔又細膩的描寫。生命風景之中有太多微處是值得被 裡進行,彩筆換成樂符溫柔又細膩的描寫。生命風景之中有太多微處是值得被 裡進行,彩筆換成樂符溫柔又細膩的描寫。生命風景之中有太多微處是值得被 裡進行,彩筆換成樂符溫柔又細膩的描寫。生命風景之中有太多微處是值得被 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書寫的,村屋、遠山靜雪大樹河流 以笙筆觸委婉又遼闊行進如蜿蜒生命所走過之處都是一道風景。 姚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