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支的青春 专辑歌曲 蔡顺鹏( 顺鹏 )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男生歌手蔡顺鹏( 顺鹏 )透支的青春

蔡顺鹏( 顺鹏 )


专辑歌曲
专辑介绍
专辑列表
新闻

 
 
 
 

【 透支的青春 】【 国语 】【 2017-12 】

专辑歌曲:
1.天啊

2.平凡最伟大 (提供)

3.低等动物 (提供)

4.有妳真好 (提供)

5.勇敢小朋友 (提供)

6.拔萝卜 (提供)

7.借来的家 (提供)

8.整理房间 (提供)

9.点个赞好吗 (提供)

10.出发 (提供)

11.枕头下的纸



专辑介绍:

用观察终结流浪的脚印
用音乐抒写疲惫的灵魂
坚持是他用梦想拉长的孤单身影⋯⋯
城市旅人 顺鹏Yorke Tsai

透支青春的日子里,你是否也还在流浪?
顺鹏YorkeTsai用把木吉他当作唯一行囊,流浪在民谣曲风里,时而电子、时而摇滚。曾经以为的未来、无法返回的过去、念念不舍的亲情、已成定局的爱情、对生活与生存的感概,都诚实的用自己的方式诉说著、唱着。
和时间赛跑、和数字挣扎、和情感拉扯、和自己争吵,我们都一样。
“我的歌很现实,或许有时候很孤单,但如果能引起一点共鸣,那便不会感到孤独了。”
《透支的青春》这张专辑并非一蹴可几,它算是顺鹏多年所累积的生活点滴。但他想说的,不只是自己的故事,而是献给每一个或许已不再相信童话、却不甘被世界同化的你,希望带给听到的你(妳),继续坚定自己价值观的勇气。

顺鹏YorkeTsai首张创作专辑
专辑主打《天啊》《平凡最伟大》《枕头下的纸》
特别收录与吴克群合作歌曲《拔萝卜》demo version
10+1首真诚作品

青春的额度与期限很短
但我却任意预支青春、直到透支了青春
我还在流浪、我还想流浪
或许认为还是那个青春的自己
也可能是不甘平凡老去的倔强

在文字里解放 在音乐中自由
不怕舞台大小 不管观众多少
顺鹏 多变的曲风唱着诚实的生活感概
“社会企图驯服我,但我还想再放手一搏,试着抓住些什么”

然后把整个青春期
预支和透支的
都写进这些歌里了。


青春已然透支 人生依旧未知
顺鹏,一个你我曾擦肩过的亲切名字,他出现在机车快递的车尾、在uber司机的姓名栏,他是跟大家一样穿梭在城市里的忙碌身影,人们永远不知道忙碌的他们耳机里播放著哪一首歌曲,又或者播放著哪段人生中的自己。
作为一个音乐人,顺鹏没有幸免于种种的生存考验,朴实的走到今天,或许还不算真正风光,但这一大步和他的音乐一样,始终很真。高中生的他因为歌唱比赛,成为唱片公司制作助理、培训新人,为了音乐,一度连学费都得跟当时的女友借,结束合约后的工作一换再换,快递、仓管、成音师、音效师、UBER司机他都做过,唯一没换的是对音乐的执著。他收到洛克班乐团王爷的引荐加入独立乐团“忧乐园”担任主唱,而乐团的命运就像这个名字,喜忧各半,他们参加过大小音乐赛事也出过专辑,随着团长的离世,乐团正式划下句点。顺鹏以为自己的音乐事业跟着停驻在此,想转个方向跟着表哥做珠宝买卖生意。

一通电话,来自当初一起在音乐路上打拼的老友吴克群的劝说,顺鹏经过了一夜反彻,决定用透支的青春为自己再博一把,继续走上未完的音乐创作之路。他想藉这张专辑,用自己的故事告诉大家,我们从小以为的那条人生道路是直的,长大后发现你永远也无法把路走直,但只要朝着目标前进,就会更靠近它一点点。
无法被定义的 音乐自我放逐
穿梭在大街小巷的顺鹏,他很多的歌,都是在城市流浪或劳苦的路上、在安全帽底下诞生的。说他是为底层出声的歌者也好,说他是喃喃自语的忧伤音乐人也罢,如他同时带着傲气与自卑的自我,是个矛盾的综合体,顺鹏的音乐特质也同样无法被定义。
用把木吉他当作唯一行囊,流浪在民谣曲风里,时而电子、时而摇滚。曾经以为的未来、无法返回的过去、念念不舍的亲情、已成定局的爱情、对生活与生存的感概,都诚实的用自己的方式诉说著、唱着。
和时间赛跑、和数字挣扎、和情感拉扯、和自己争吵,我们都一样。
“我的歌很现实,或许有时候很孤单,但如果能引起一点共鸣,那便不孤独了。”


首波创作主打- 天啊( 词曲 : 顺鹏 YorkeTsai )
这样的年纪,早应该有家、有孩子叫自己爸爸。这条看似直线平凡的道路,却怎么也走不直,不知觉中离自己设定的理想位置越来越遥远,突然想起那个让青春转了个弯的岔路口,那个曾经说爱我的她。
“天啊”邀请到三位重量级的音乐人共同演出:轻松玩乐团吉他手︰小毛、金曲奖最佳演奏专辑得主 bass手︰陆家骏、才华洋溢的新生代鼓手︰杨凯琳,简单直接的三件式摇滚配置 三位乐手都有强烈的个性,互不相让,与顺鹏嘶哑边缘的嗓音撞击出最不羁的音符,让这首仅花15分钟就写完的神来之作有了强大的聆听后座力。


“老家伙 你呒免惊 今嘛我出社会在打拼 作伙来奉待你做老爷”
感念长辈无怨无悔为后代的辛劳付出
顺鹏Yorke Tsai 亲情创作 台语单曲
《枕头下的纸》
12.12数位发行

用观察终结流浪的脚印 用音乐抒写疲惫的灵魂
坚持是他用梦想拉长的孤单身影⋯⋯
城市旅人 顺鹏Yorke Tsai

枕头下的纸 - Grandpa( 词曲 : 顺鹏 YorkeTsai )
“老灰仔”是草根男性中对长辈特别是父亲的称呼,没有不敬,带点不算亲切也不算臣服的称呼,歌中的这位“老灰仔”就是顺鹏如同父亲般存在的祖父,刚毅不拔不多话,心思都花在照顾自己的孩孙,是华人每位苦过来的男性长辈的共同形象。

《枕头下的纸》这首歌,对顺鹏是非常有意义的一首创作歌曲,也是他决定站出来唱歌的其中一个原因。开头用说故事的口吻告诉你,其实阿公枕头下的纸不是浪漫的情书,而是彩券行的期刊。阿公是没受过教育的老台湾,心心念念著后辈的生活,殷切盼望中大奖的心情让顺鹏觉得可爱也心疼。想着眼下的孝顺,就是赶紧给阿公抱个曾孙,赚钱给阿公享福吧。副歌一声声呐喊也伴随着盼望自己努力成功的心情,希望阿公不要再操烦啦!

吉他手{嘎}用蓝调的音阶为编曲主结构,让音乐呼应着歌词当中的田野乡村感,有趣的是这首歌在后来制作的过程中因为制作人想重新录制键盘的音色,碍于自己是吉他手而苦手著,当时在录音室外面的小周老师(五月天御用键盘手)听不下去,侠义出手相助顺利完成《枕头下的纸》。

随着副歌撕裂的高唱“老灰仔你不免惊 ,我现在已经在打拼,你的不正孙、不正子,作伙来奉待你做老爷”这也是每一个做晚辈的人共同的心愿,是顺鹏以感念之心完成的一首亲情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