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专辑歌曲 周华健( Wakin Chau )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男生歌手周华健( Wakin Chau )江湖

周华健( Wakin Chau )


专辑歌曲
专辑介绍
专辑列表
新闻
歌手介绍

 
 
 
 

【 江湖 】【 国语 】【 2013-12-06 】

专辑歌曲:
1.序曲:但凡世间无仁义人人心中有梁山

2.泼墨

3.客梦

4.身在梁山

5.我上大名府

6.离别赋

7.笑英雄

8.一年三百六十醉

9.金缕曲

10.侠客行

11.三打祝家庄

12.忘江湖

13.在野人

14.后记:大春



专辑介绍:

当电影进入4D时代,在视觉之外又提供了更饱满的感官和情绪体验,华语歌坛也诞生了“周华健 + 张大春 音乐本事 江湖”这样划时代的作品,跨越了东方/西方、流行/古典、传统/当代的界线,音乐上充满了实验与创新,文字上的深意与美感,除了叙事传情之外,更呈现了文化的美学,以及民族的性格,整张作品营造出具有时空感的戏剧张力,以及充满民族情感的聆听情境,为华语音乐展开了新的篇章,也成为今年最具份量最受瞩目的一张作品。

当代传奇剧场 吴兴国导演 促成两人再续前缘
周华健 张大春 挥洒音乐与文字的本事

80年代,身为制作助理的周华健和新锐青年作家张大春,两人曾在滚石办公室有过几面之缘。当周华健开始发片,两人便失去联系,时光流逝间,他们一位成了国民歌王,一位成为大小说家,有趣的是他们都成了彼此的粉丝。2007年吴兴国筹备当代传奇剧场的新京剧“水浒108”,邀请张大春担任编剧,周华健担任音乐总监,促成两人再续前缘,共同为剧完成了多首作品。
工作人员听到成品时感到相当震惊,即使当时的成品为数不多,却已展现了难得的格局和美感,便邀请两人慎重考虑继续合作的可能性,而周华健和张大春在为京剧共同创作的过程中,不但建立起深厚的情谊,更感受到彼此的默契,每每互相激发出自我超越的作品,也带来创作上无比的兴奋和满足,于是两人在多次讨论之后,将创作主题定为“江湖”,借由“江湖”的各种面相,传递出两人心中“侠”的核心精神与价值观,历时三年,完成了“江湖”这张作品。

华语流行音乐的震撼弹,打破听觉经验
“江湖”的制作历时三年,这其中陆续有各界人士听到某些单曲或片段,包括作家、音乐人、媒体、乐评、以及加人此张专辑的各界艺术家们,几乎所有人初听到的反应都是震惊,“这不像周华健!这甚至不像流行音乐!”
长期以来大众的聆听经验受到过去,或西方的聆听经验所限制,但“江湖”跳脱框架,跨越了东方/西方、流行/古典、传统/当代的界线,使所有人一开始聆听时感到不知所措、难以定义,然而当你重复聆听三次之后 这张专辑彷佛带有魔法,在不经意间勾起所有人血液中的民族基因,唤醒了我们DNA中的集体潜意识,那些似已失传、难以名状的美好情感,重新流动在我们的体内。

结合东方与西方
在长久的历史变迁中,中华文化一直努力在寻求生存之道,八国联军西风东进,传统文化受到冲击,五四新文化运动带来的究竟是进化、还是迷失?至今也无人能解答。整个国际看似都在向西方看齐,无论是社会、政治制度,或是生活方式,甚至在电影、音乐…等娱乐领域中,全世界都感受到西方强大的文化力,以及西方生活方式的美好。这使得我们自己的民族血统在生活中日渐稀薄,文化上也越来越难传承,但当我们的社会、经济发展到一个程度,渐渐地就会发现,西方的内容无法深刻的满足我们的情感,因为那描绘的毕竟不是我们的生活、不是我们的情感和价值观,只有来自我们血液中的内容才会让我们真正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感觉到我们的情感是真实的,这也是为什么近年各个艺术领域都开始重拾传统元素,只是,传统需要被有智慧的翻译成当代可以接受的语汇和样貌,这是所有人都还在努力的。
“江湖”这张专辑使用西方乐器,表达的却是非常民族的情感,超过一般流行音乐的编曲经验、展现了创意、实验性和突破性,没有隔阂的结合东方与西方,在只有少数人了解,或会弹奏东方乐器的当代,建立了一个崭新的聆听情境。最可贵的是,这些乐器所产生的东方音色是西方人也可以使用的,形成一个可能将我们的民族音乐美学流通到海外的方式。

穿越传统与当代
我们的现代生活中已经很难看见民族的痕迹,不再有人穿旗袍或长袍马褂,也没有人住在红木家俱的房子里,对话书写中使用的语汇也是当代的,于是民族文化中的艺术特性似乎只能渐渐消失,即便拿出来使用也常显得刻意或表面,然而正因为我们血液中自然的需求,中华文化在现代社会中依然试图在寻找自身的定位,以及和现代场景结合的方式,各界大师都努力尝试着传统与当代的结合。
周华健并没有古典音乐的背景,反而具有西方音乐的养成和国语歌曲的创作经验,但感情中却自然融会了当代与传统,或许正因为在他心中没有传统与当代的分野,所以这样的融会贯通反而自然而然。华健自己曾说,问他是在什么时候吸收了这些传统音乐的养份,他是无法回答的,他可能可以说出第一次听披头四的感受,但是他不记得第一次听广东大戏、京剧、黄梅调是在什么时候,这些都是从儿时开始就自然在环境和生活中发生的事,当他创作“江湖”时,浮现的画面是在成长的过程中自然累积的,他只是用他擅长的乐器、学习过的技术,去完整的呈现心中的那个画面,对他来说,去区分这是西方或东方、传统或现代也是不必要的,正如中华文化发展至今已经海纳百川,有了今日的样貌,音乐也一样,这就是现代、当下的音乐。

跨越流行与古典
音乐是内在情感和生活体验的抒发,是一种艺术的创作型式。流行音乐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太多类型,而且网络时代使任何资讯都很容易取得,对于听众来说,已经越难找到新的刺激或启发。当流行音乐越来越简单通俗,越来越不具备时代特性,失去了诗意、美学、深度,远离艺术而只剩下娱乐效果的时候,自然有另外一种需求会产生,期望音乐能有有更深的情感、更多的想像和意境,或更不同的美学,在这个时代趋势下,各地都开始有新的类型,也就是所谓的“新古典”发生。
华人音乐一直努力在让自己壮大,但却没有人知道什么样的风格才是属于华人民族特性的,我们有一些音乐是属于当代生活的,但这些音乐和全世界的音乐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江湖”也许可称为华语音乐的“新古典”,在歌词上运用传统古典文学元素,章回小说的故事,传递的意境已经不只是单纯的爱情、生活,还包含了历史、文化的感情;编曲上也不只是为旋律做个精美的伴奏,而是更接近古典乐般,所有的声响都是画面的一部份,共同经营情绪的转折,一听再听,都经得起琢磨,所有细节,都蕴藏着巧思,对于内在有着古典渴望的听众来说,这是一份令人感动的礼物。

以文言文创作,优雅古典,展现文字之美
“江湖”这张专辑中,文字和音乐有着相等的份量。现代华语流行歌的歌词已经日渐浅白,离古典诗、文的美感越来越远,但“江湖”却以文言文创作,对现代的听众来说是否会成为一项挑战呢?
张大春认为,虽然这张专辑的歌词都是文言文,但中华文化无论成为经典或文本,我们都是透过生活去理解的,那些情境和情感都是共通的,文化底蕴存在每个人的现代生活中,我们离中华文化或历史并没有那么远。正因为我们相信文化和生活之间没有隔阂,所以做出来的东西就不会有。他说:“如果问我这些歌有没有展现文化或历史的深度,我宁可说这些歌是自由的,它展示了艺术创作的自由性,并大胆相信听众是有能力接受的。”
张大春也说到,即使是我们现在所使用的口语中,仍有大量的文言文,比如成语。在语言的演变中,有约定、也有俗成,只要大家愿意去听懂、愿意去使用,语言就没有文白、高低、雅俗的分别,当你找到方法让文字变成流行,比如透过一首好歌,那么文字就会脱下文言文的制服,在俗成中重新成为经典的白话文,成为口语中的新元素。
也许透过“江湖”,美好、深邃的文化之美能重新被大众发现,甚或普及。

中国风的新浪潮
无论透过文字或音色,流行音乐中已经有许多人使用了中国元素和东方情怀,华健自己过去的作品中如“寡妇村传奇”,“摆渡人的歌”也都曾透露他这种带有民族情感的创作企图,然而,“江湖”的音乐性依然在这股浪潮中独树一格,或许是因为“江湖”创作的出发点就相当特别,在剧的舞台上,首先就已摆脱用民族象征做出符合主流样貌音乐的想法,反而能更自由大胆的挥洒,因此能有更强的实验性和创新。与其说是“专辑”,这其实更像是周华健和张大春两个创作人间一场痛快的激荡和玩乐,也因此这张作品没有以“创作专辑”来命名,也是称之为“音乐本事”,除了纪念这是一张由“剧”出发的作品,也点出这是周华健和张大春两位高手切磋,尽显本事的一张作品。
而放大视野来看整个华人音乐市场甚至华人文化发展史,这股中国风的浪潮其实是令人欣喜的,我们期待这一波波各有特色的浪潮中,能激起现代年轻人心中对自身文化的向往,再次去体会、追求中华文化宏大、深邃的美。

江湖
这张作品以“江湖”为名,究竟“江湖”是什么呢?周华健自己曾分享说:“在上一张专辑“花旦”之后,来个很男人的主题是很好玩的,所以创作期间我刚好到国外工作,很兴奋地和外国朋友聊起这个新计画,结果我发现英文里面没有“江湖”这个字,也没有一个字能贴切的翻译“侠”,我这才发现,这些精神就是很自然地在我们的文化传承里,即使不说古文,我们还是每个人都懂的。“江湖”不是只有古惑仔、黑社会的江湖,其实在学校里,在家里,甚至在菜市场里,都是“江湖”,都有信任、情义,都有人与人的相处;我觉得“江湖”无所不在,“江湖”就是人间。于是就一路和大春讨论这些概念,从男性的,到英雄好汉,到江湖,而到侠,侠就是这张专辑的精神:情义、信任、非暴力的,潇洒的,侠的生活观。


那么江湖之中,“侠”又是什么呢?张大春曾分享他的看法:“侠一方面必需要保持人与人间纯真高尚的友谊,这不只是相熟的朋友间的友谊,而是更大范围,社会中人与人的关系间的友谊,另一方面又必需在社会的边缘遍览人生百态,才能明白社会上的各种人是如何生活着的。”他也在这张专辑中藏入了他心中“侠”的价值观:“人在社会中应该是共同分享,互相疏通的,尤其是物质,所谓‘车马衣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但现代社会中很缺乏这种精神,每个人都担心社会略夺我很多,而不在意自己贡献给社会什么,甚至认为自己本来就没有义务要提供什么,这里所谓的社会可以是小的朋友圈,也可以放大到整个社会或国际。我的确想藉这些作品提供一些不同的价值观,让大家有不同的思考角度。”

全专辑赏析
两位创作人都曾提到,希望听众有机会能“完整”的听这张专辑,因为这些歌依序放在一起是一个生命体,有它的空间和时间感,也希望大家带曾笑意来欣赏这张专辑,这是一张丰富而饱满的专辑,值得反复推敲,体会个中滋味。